知护网 知护网 人物 天使风采 查看内容

中国护理·名家之游建平

2017-5-15 13:27| 查看: 87| 评论: 0|来自: 西南医院

游建平是个典型的重庆女子,热情、爽朗、欢快、干练,最主要的,是真诚。军人家庭出身的她,个头不高,却快言快行,脚下生风。

“干就不留遗憾,做就问心无愧。”说这话时,游建平18岁,刚从第三军医大学护理系毕业,分配到学校西南医院工作。正逢医院组建ICU病房,风险高,压力大,任务重,但她主动请缨。

日常工作中的游建平(右三)

  第一次登上雪域高原参加联合演习时,游建平头痛欲裂,彻夜难眠,严重到上吐下泻,心率飚到每分钟120次。领导关切地问:“如果不行,咱先下去?!”她说:“没事儿,吸吸氧就好了,我是一名护士,也是一名战士。”

高原卫勤演习中的游建平

  27岁,游建平就当上医院最年轻的护士长,执掌传染科护理工作。俗话说,性格决定命运。这样的性格,会牵引她走向哪里呢?
  2014年11月14日,上午9点30分,以第三军医大学为主体组建的医疗队集合完毕,即将出征,目的地——遥远而陌生的利比里亚。家属们比队员先到,早早等在那里。那几天,媒体不断传出他国医护人员感染埃博拉致死的噩耗。面对这种高致死率的病毒,包括西方发达国家在内的整个世界依然束手无策。
游建平担纲医疗队总护士长。她立下军令状:“只要有一个队员感染,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护士长。”回国时,164名队友一个都不能少。
  但抵达利比里亚没几天,就有队员陆续发烧了。埃博拉是一种烈性传染病,高烧是它最典型的症状。为防万一,医疗队采取了隔离措施,这些队友顿时陷入了恐惧孤独之中。但游建平的声音和身影从未离开他们。
  在给一位队友送饭时,游建平真心地问: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
  “我想喝牛奶。……”
  “好!我给你找去!”
  谈何容易!利比里亚物资匮乏,医疗队带去的也主要是医疗物资。游建平翻箱倒柜,找到一罐婴儿二段期奶粉,管它呢,立即冲了一杯。队友觉得特别香,一连喝了两杯。幸运的是,队友们只是普通发烧,在她的精心照顾下,逐一解除隔离。
  游建平的重要工作之一是防护督导,监视每一间病房的每一个角落,小到门锁把手和挂在墙上的洗手液,细到医护人员的每一步操作动作。在监控大厅,在病房,到处回响着她的声音——谁谁泡靴还差15秒钟,谁谁口罩是否遮住了眼睛,等等。夹杂着英语、川普和方言土语的声音,情急之下从呼叫系统传出,队友和雇佣的利方医护人员却听着很悦耳。

游建平在监控大厅督导防护工作

  自那段异国岁月起,队友们都喜欢称呼游建平“游妈”,其中有年龄比她小的弟弟妹妹,也有比她大的哥哥姐姐。
  一天,医疗队接诊一名埃博拉疑似病人奥古斯特。这位8岁小女孩亲眼看见母亲被埃博拉夺去生命,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悲伤和无助。游建平每次进病房时,都要想法给她带些小玩意儿,画笔呀、画册呀、笑脸贴呀,还有小女孩想要的小镜子、润肤霜,还哄她跳舞、做游戏、说中文。有时,一待就是三个半小时,大大超过两个小时的极限,裹着十一层防护服的身体早已湿透。

援利医疗队队员身着十一层防护服

  其实,小奥古斯塔并看不见游建平的脸庞,她整个头裹得严严实实,连目光都是从防护镜中透出。但爱是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,一团火燃起另一团火,小奥古斯特总能通过眼神和声音,从众多医护人员中将游建平认出,以笑容与她互动。康复出院时,还与游建平相约,长大后到中国读大学。
  游建平的眼神确实有些特别,尤其在她动情的时候,眉宇间萦绕着一种特殊的气息。这气息与她四十岁出头的年龄不相称,但与她的工作很相容。它在游建平的眼角边垂下微笑和慰悦,又在她的眉头上皱起悲悯和同情。这气息叫“慈悲”,现已成稀有之物,众人难沐它的光华。
  这“慈悲”甚至打动了一位患者。他才30多岁,兄弟俩一起住院,父亲陪护时都舍不得吃午饭。游建平捐给他的钱,被他放在贴身的衣服里,视作“护身符”,说:“游护士长的钱我不能花,因为她就像观音菩萨,她的钱一定会保佑我!”
  异国鏖战两个多月,游建平和队友们共同努力,实现了“打胜仗、零感染”的目标,安全归国。但话说回来,医疗队出发那天,临等车那一刻,队员们和家属拥抱、亲吻、哭泣,有的父母已白发苍苍,有的孩子还懵懂无知,有的军嫂肚子已高高隆起。也是后来得知,有的女队员在留给丈夫的信封里塞了一缕自己的秀发,有的男队员悄悄储存了自己的精液——他是独生子。游建平也哭了,和丈夫拥别,但女儿没来。

家属送别援利医疗队队员

  事业大的人,家庭都小,身为女军人的游建平更是如此。提起女儿,她总内疚说,自己不是个好妈妈。由于平时工作忙,她和女儿交流不多。但那天,女儿是借了别人的手机,在电话里和她道别。游建平记得,电话那头只有哭声。忽然,女儿哭着说:“妈妈,要不然我不参加考试了,来送送你吧?!”妈妈温和却坚定地说:“不行,不行。该干嘛就干嘛!”
  游建平心理很欣慰,她发现,其实女儿心里都懂。
  游建平之所以忙,是因为她不是一名普通的护士长,还是一名老师,授业解惑,教书育人;还是一名科技工作者,获评2009年“全国百篇最具影响力学术论文”、中华预防医学会一等奖、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,在《美国热带病及卫生学杂志》发表论文,参编专著和教材9部,获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4件;更是一名卫勤尖兵,作为医院野战医疗所检伤分类组骨干,学校组织和参加的重大卫勤演练总少不了她;也更是一名护理专家,参与全军卫勤对抗训练新模式的研究论证,模拟仿真训练平台的设计制造,全军首个实战化卫勤研训中心的构建。
  从事护理工作24年来,游建平荣获全国“巾帼建功标兵”,全国“卫生系统护理岗位巾帼建功标兵”,全国“埃博拉出血热疫情防控先进个人”,重庆市首届“我为红十字代言——博爱之星”先进个人,还有两次次三等功。她带领的护理团队也荣获全国“青年文明号”,重庆市“巾帼文明岗”等殊荣。

荣获全国“巾帼建功标兵”””称号 

荣获“埃博拉出血热疫情防控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

  荣誉、鲜花和掌声从不轻易授予某人。这些荣誉是对她精心护理“非典”患者的褒奖,是对她负重40斤物资徒步挺进震中映秀救死扶伤的褒奖,是对她鏖战埃博拉病毒的褒奖,是对她出色完成高原卫勤演练、“合作精神—2012”中澳新人道主义减灾救援联合演练、“联合救援—2016”中德卫勤实兵联合演习等任务的褒奖,更是对她兢兢业业坚守护理一线的褒奖。  

2003年,游建平(前中)参加抗击“非典”

2008年,游建平在汶川地震中救助韩国学生

2012年,游建平(右一)参加“合作精神—2012”中澳新人道主义减灾救援联合演练

2016年,游建平参加”联合救援-2016“中德卫勤实兵联合演习

  作为女人,她的生活是不平凡的;作为军人,她的生活也是不平凡的。游建平将自己的生命融入党的事业,融入国家和军队的记忆。她就像磅礴波涛里的一朵浪花,一朵多彩的浪花——是白色的,也是绿色的,是热情的,也是凌厉的。 
  因为心中有大爱,所以脸上有微笑。
  因为心中有担当,所以肩上有力量。
  因为心中有血性,所以脚下有风声。
  因为心中有使命,所以人生有奉献。
  她就是中国的——“提灯女神”。 

(作者:胡红升、肖瑶)

最新评论

文热点

微信公众号

APP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http://www.zhih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Discuz!X3.3 湘ICP备13001824号

返回顶部